璧雀希

就只是一個小寫手
主食CP:
全職:葉藍、韓秋、王喬
YOI:維勇、奧尤
以及其他(再補)

[維勇]上部 Eversleeeping (5)

請確定自己可以接受以下設定再食用,吐出來要求賠償啥的概不受理

※是個虐文

※感謝UP主迦茜子給我這個機會將影片轉為文字

  出處:一个温暖人心的小故事

※不定期更新,我是一個喜歡屯稿的人


Missing—March

「馬卡欽~要出門了唷~」維克托揉了揉馬卡欽的臉龐說著,拉起牽繩準備往外走。

「維克托,你要出去了嗎?」勇利的媽媽提著旅館內的東西經過,恰好看到正要出門的一人一狗。

「是啊,散個步,順便去冰城。」

「路上要小心喔!對了,回程的路上可以幫我買這些東西嗎?」說著,就把口袋裡的清單交給他。

「好的,沒問題。」

「麻煩你了。」

  三月,天氣已經暖和許多了,九州的櫻花已經開得滿街都是了。維克托以等待為由留在了這裡,同時也幫忙著烏托邦勝生的生意。四個月下來,維克托更加熟悉這裡的一切了,服務周全,也能和客人聊的愉悅,儼然成了一個得力助手。偶爾,會有個讓維克托完全休息的一天,他通常都會帶著馬卡欽走走,繞過附近的街巷,坐在海邊吹著風,甚至是在長谷津城旁邊風景區的長椅上發呆一整天。

  維克托帶著馬卡欽走上鋪著櫻花的小徑,整片的粉紅花海,讓心情也綺麗了起來。馬卡欽開心的在路上跳著、跑著,把腳下的櫻花花瓣掀起,而飄落的粉色花瓣則黏上牠咖啡色的毛。維克托在後頭拉著牽繩悠悠慢步,盡可能的給他最大的自由。看著如此愉悅的馬卡欽,維克托不禁莞爾。

  要是勇利也能看到就好了。

  飄著櫻花的小路、依舊熱鬧的街景、天暖和煦的小鎮,這一切都不曾改變,仍然美好。

  所以你要快點回來唷,勇利。

  維克托靜靜地欣賞著美麗的小鎮,將思念寄託於彼方。他很高興遇見了這個國家、這個城市、還有這個人,讓他的生活不再沒有意義,為他的滑冰多了一層感情。

  維克托將馬卡欽在外面栓好後就進了冰城,一進門,優子便熱情的招呼他。

「維克托好久不見!在旅館工作還好嗎?」

「嗯,越來越上手了。對了,今天的冰場...」

「啊,今天的話已經被借走了唷,開了滑冰的課程了。」

 「是這樣啊。」

「抱歉啊,要不晚一點你再過來也是...」

「沒關係。反倒是,我可以在旁邊看嗎?」

  對於維克托的要求優子沒有拒絕,回答了沒問題後便領著他到冰場旁的管控室待著。現在是工作時間,所以豪也在裡面。

「喔?維克托你來啦!」

「今天休假。」維克托有禮的掛著笑容回答。

「維克托說他想要看看上滑冰課程的孩子。」

「喔,好。」

 冰場裡有十幾個在冰場上玩耍的小朋友,課程看來是進入了中場休息,有些人愉快地追逐,有些人還是努力的練習著,似乎是還不太熟悉冰刀,沒幾步就蹌踉一下,有些挺有天分的則是歡樂的繞著偌大的冰場繞,還有的是呼喊著教練以得到讚美。

「看著他們就想到以前在冰場滑冰的記憶啊...」豪有些感慨的說著。

「是啊,那時候的冰場簡直是我們的小天地一樣,自由自在的。哇...好懷念啊...」

「如果是我們的小天地,那更是勇利的天堂了吧?他待的時間可是比我們都還要長的呢!」

「是啊,你們說過,他一感到不安,就會來練習呢。」聽著他們覆述著過去的點點滴滴,維克托也想起了當時勇利因為自己消極不自信的心態而奪門而出,自己偷偷地跑到冰城練習,害他跑了好多地方才找到他。

「好希望...我們現在看著的人是勇利喔...」優子看著重新開啟課程,站好聽著老師上課的孩子們說著,眼裡不免的盈滿了憂傷。

「會的,那一天會到來的。」

  維克托一說,優子和豪皆用一種詫異的眼神看著他,像是不明白他為何會說出這種話。

「維克托你...還沒放棄嗎?」優子小心翼翼的問,因為他信心滿滿的樣子,看得讓人心疼。

「放棄?怎麼能這樣說,要往好的方向去想啊。」

「可是...都過這麼久了...」

「只是還沒發現,或著勇利在哪個地方等著救援...總之,我會等他。」

「勇利一定會回來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有一種久違的更新的感覺

這麼久沒有更新是因為我卡稿了((笑

啊啊好不容易寫出來了

接下來又要再想了~

但是如果完成了,這個成就感一定會成為我創作下去的動力

順便分享一下,昨天是YOI的Only(in 台灣)

噴了2千多塊...

不過我很滿足~而且還有送戒指啊~!!!這是重點!!

裡面還有刻Love&Life

超級有紀念價值,因為同行的友人只有我是18歲

所以我的戒指是金色他們是銀色

莫名的...爽快

一樣,謝謝大家的閱讀,謝謝小紅心~歡迎捉蟲

[維勇]上部 Eversleeeping (4)

請確定自己可以接受以下設定再食用,吐出來要求賠償啥的概不受理

※是個虐文

※感謝UP主迦茜子給我這個機會將影片轉為文字

  出處:一个温暖人心的小故事

※不定期更新,我是一個喜歡屯稿的人


Same reason—December

「維恰!別走啊!」雅科夫叫住了提著行李離開的維克托。

  俄羅斯冬夜的冷風在耳邊呼嘯著。

「你現在退出了就真的回不來了!」

「雅科夫,你是我遇過最好的教練了...」

「你以為世界可以再接受一次你的任性嗎!而且依你現在的年紀,不把握就沒有機會了!」

  聽了這話的維克托苦笑了一下。當時他說要去日本的情景一樣呢,雅科夫也是如此的要求我留下,運動競技,的確是經不起一次又一次的休息的。

  為了同樣的人

  去了同樣的地點

  只是這次...

「雅科夫,我真的不去不行。你一定能明白的...」

「......」維克托回頭看了雅科夫,臉龐依舊嚴肅,但是眼神卻是緩和下來。

「很抱歉一直給大家添麻煩,也不怎麼聽你的話過,謝謝...你們如此包容任性的我。所以我希望這一次,你們也能再包容我一次,最後一次...」

「再見了...」

  雅科夫沒有在死命的攔住維克托。他拍了拍他的肩膀,像個慈祥的父親,陪著維克托一路到了機場。

「...你知道已經不可能的吧?」登機前,雅科夫這麼說著。

「...我相信他,不會離開我的。」維克托回答,笑的十分勉強。

「我差不多要走了,」維克托看了眼手錶說。「我走囉,雅科夫有機會也要到日本玩喔!」


  12月份,俄羅斯與日本都陷入一片銀白,因為風雪,班機延遲了一點時間才起飛。到達日本之後已經是中午過後了。維克托揉了揉撲上來的馬卡欽,幫牠系上項圈後就拉著行李踏上了日本的街道。雖然只是待上幾個月的時間的地方,卻讓維克托備感懷念。

  跟第一次來的時候一樣,天空飄著細細白雪,只不過現在是真真切切的12月。比起上次,還要冷上許多。維克托打了車前往勇利家。馬卡欽原本還乖乖地在維克托身邊坐著,但發現四周的景色變得熟悉之後便高興地趴上窗戶向外望著,不停的在窗戶邊踩踏著。到了目的地,馬卡欽更是在開了門之後一溜煙地衝上前方的空地,興奮地繞了幾圈。在維克托也跟著進入後,立即衝到門口吠了幾聲。

「咦?啊,維克托你來啦。」開門迎接的是勇利的姊姊真利。

「嗯,因為下雪所以班機誤點了。」維克托拉了拉外套的領子說。

「快進來吧,外面很冷的。」

「打擾了。」

  維克托牽著馬卡欽進門,然後坐在玄關拿出手帕將馬卡欽的腳擦拭乾淨才把他的項圈解開。在得知惡耗,維克托就和真利說好他會去那裏一趟,所以事先把必要的生活用品先寄了過來,來的時候箱子已經清得差不多了。他帶著馬卡欽進入了飯廳等著。

 「抱歉還要你跑一趟。」真利放下餐點之後就對維克托說。

 「不會,這本來就是我執意要來。」

 「我爸媽先去現場了,不過依照那飛機的損傷...」

 「勇利一定沒問題的,要抱持著樂觀的態度喔真利姊。」維克托直接打斷真利的話,然後吃了一口飯。

 「可是...」真利不想潑維克托冷水,那種狀況下還能活下來,真的是奇蹟了。

 「我相信,勇利一定還活著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最近看了同學買的《學見》

看了之後真的是甜到哭出來

我同學也是頗認同的說著對吧~

然後我就說:

啊啊...是時候碼虐文了...

然後就被喊滾了...

覺得委屈

歡迎捉蟲,感謝閱讀,謝謝關注,謝謝各位的小紅心

[維勇]上部 Eversleeeping (3)

請確定自己可以接受以下設定再食用,吐出來要求賠償啥的概不受理

※是個虐文

※感謝UP主迦茜子給我這個機會將影片轉為文字

  出處:一个温暖人心的小故事

※不定期更新,我是一個喜歡屯稿的人


Afteryou fall

「好!今天男子單人項目終於來到最後一位選手,維克托·尼基福羅夫。」

「哇...現場的熱度澎湃啊,真不愧是被稱為冰上霸王的男人。」

「今年的長曲跟前年一樣,是〈留在我身邊不要離開〉,具採訪所說,此舉是有特殊涵意的呢。」

  轉播員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,讓表演前的片段休閒許多。可在場上的選手,可就沒有像他們一樣悠閒了。

  勇利...應該是有看著的吧?

  維克托從場邊滑到場中央的時候仍然心繫著勇利。他相信勇利肯定會來現場看比賽,雖然沒有根據,但他就是這麼覺得。在比賽前,維克托還特地發了訊息給勇利,雖然沒有得到回應,但他猜想,大概是在哪個熱鬧的大街上而沒有注意到吧!或著是被吵雜的會場給掩蓋掉了,又或著...勇利自己也因為即將見面而太高興地忽略掉了!

  音樂開始,維克托邊思念著勇利,邊開始動作。這次的節目依然是放了四個四周跳,只有一些細部的舞蹈動作和編排有變動。帶著對某個人的思念所滑出的步伐,比起以往只憑著感覺來演示出的節目還要來的動人,場邊的觀眾都被這份深情給感動得目不轉睛。

「哈啊?飛機失事?這種事情...」尤里一開始還狐疑的看著告訴他這個消息的雅科夫,但當他想起某個人之後瞬間刷白了臉色。

「難道勇利他...」

「我不確定他是不是也在那架飛機上,但是如果真的有...」雅科夫頓了一下,但這一個停頓的意義已經十分明顯了。

「那現在...」

「搜索到現在,無人生還。」

  雅科夫沉重地說出尤里不怎麼想知道的回答。尤里低下了頭,一種難以言喻的不適從心裡傳來。他的表情有些難受,嘴巴開合了一會兒,終於吐出了一句話。

「...維克托他,怎麼辦?」

「我還在想該怎麼告訴他,現在絕對不是時候。」

  雅科夫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維克托,似乎也很猶豫。尤里看向了還投入比賽的不知情者,看著他在這首歌上投入的感情,還有那份期待的心情。

『吶吶尤里奧尤里奧,你覺得勇利會看嗎?』

『我覺得勇利一定有在看的喔!』

『勇利會喜歡的吧?』

『今天就可以見到勇利了!』

『勇利一定會來的。』

  殘酷。

  尤里看著維克托,對於他們倆的際遇,是這兩個字。


  大獎賽結束,維克托不怎麼意外的再次站在金牌的寶座。尤里拿著銅牌,一臉複雜的盯著腳下。

「尤里奧,別擔心的啦,下一次你一定可以更好的...尤里奧?」維克托笑嘻嘻地在尤里面前鼓勵他,以為他是因為一下從金牌掉到銅牌的打擊才讓他的臉色如此難看,但是當他用力地轉過頭時讓維克托覺得似乎並不是這麼一回事。

「尤里噢,怎麼了嗎?臉色特別難看喔。」

「...你還在等他嗎?」

「嗯?你說勇利嗎?這是當然的啦!你正好提醒了我,待會還要傳個訊息給他,告訴他我們在哪裡見面~!」

  尤里沉默的聽著維克托的各種計畫,維克托似乎沒有注意到對方過分的安靜,仍沉浸在自己的美好世界中。兩個人換好衣服,走出冰場,維克托還在抱怨說勇利怎麼都還沒有回他訊息,對於維克托還散發著天真氣息的尤里終於是忍不住了。

「勝生勇利他不會來了!」聽到尤里這麼說的維克托明顯頓了一下,笑著臉龐瞬間消失。

「尤拉奇卡!」

「他搭的那台飛機出事了!現在根本都找不到有人還活著!」

「還不能...」

「總有一天還是要讓他知道的吧!這種事情怎麼藏的住!」

  尤里和雅科夫爭執著,但是維克托完全聽不見兩人到底還說了什麼。隻字未語,他邁開步伐,迅速地回到了飯店,完全不顧雅科夫和尤里的呼喊。把隨身物品隨便的丟置在一旁,不停地對勇利傳著訊息,但是不管怎麼樣,對方都沒有回應。這大概是維克托第一次有這麼想要摔手機的衝動吧。他看著自己不知道是因為生氣還是因為不安而顫抖的手,默默撥了電話。

『喂?』接通了,但是四周十分吵雜。

『喂?我是維克托,真利姊。』

『...維克托...』

『抱歉,可不可以先讓我知道,勇利在哪裡?』

『......』電話那一頭是完全的沉默,透過話筒傳過來的吵雜讓維克托更加心煩。

『真利姊?』

『...我不知道...他搭的那台飛機出事了,我們都不知道他在哪裡...」真利的語氣有了哽咽,幾乎是強忍著悲傷才說出這句話。

  這一次,換這一邊陷入了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第三集~我覺得我出文的速度好像挺快的((比起以前

全職播出~!!開心~~還好自己有趕上在動畫開播以前看完小說

話說...家裡的榮耀區快放不下了...

4/29後大概要新開一個YOI區了吧XDD

台灣的Only場~

覺得人生的第一次都給了YOI,第一次買CP向本,第一場Only,看看接下來出的書是不是也是YOI了哈哈2333

歡迎捉蟲,謝謝大家的閱讀~


[維勇]上部 Eversleeeping (2)

請確定自己可以接受以下設定再食用,吐出來要求賠償啥的概不受理

※是個虐文

※感謝UP主迦茜子給我這個機會將影片轉為文字

  出處:一个温暖人心的小故事

※不定期更新,我是一個喜歡屯稿的人


Before you fall

  勇利退役後,他還是持續關注著花滑比賽,當然,包括他的對手、他的好友,以及維克托。幾個月過後,大獎賽再次開始,維克托也在裡面。

「勇利!比賽快開始了!」美奈子一如往常地坐在客廳,吃著旅館提供的東西呼喊著勇利。

「知道了!我把東西搬完就去!」勇利放下東西,就急急忙忙地跑到客廳裡,坐到了美奈子附近。

  勇利十分專注地看著螢幕,跟以前他還是小粉絲的時候,一模一樣的眼神。美奈子知道,他會這麼專注的原因還有其他。

  因為維克托,他今年的長曲,是「留在我身邊不要離開」。

  在維克托加拿大站的時候,就奪下了第一,證明他仍有能力馳騁在冰場上。短曲維克托選了一個輕快的歌曲,似乎是在說著自己依然稱霸著冰場。但是到了長曲,竟然是這首歌。看見他的表演,勇利整個人是愣在那的。出乎意料,對勇利來說。

  現在看的是維克托在的法國站的比賽,又一次,壓到性的成績,完全不輸新生代或著是現役的選手。

『恭喜尼基福羅夫選手,又是一次亮眼的成績呢。』採訪記者如此說著。

『謝謝,還能夠有這樣的成績我也是有些驚訝的,畢竟,還有許多地方要加強。』維克托笑笑的,跟以前一模一樣。

『採訪下來,許多人都發現您有許多不同呢,比起以前更加謙虛了。』

『欵?是嗎?這樣...算好吧?』

  接下來的採訪不外乎是一些客套話,和一些預期方向,即使如此,勇利仍看得十分專注。

『接下來的問題,是我們也是外界都好奇的,請問尼基福羅夫選手您將〈留在我身邊不要離開〉再次當作您的比賽長曲,請問是有什麼特殊意義嗎?』問及這個問題的時候,維克托明顯的怔了一下,垂了眼沉默一會兒,又彎起嘴角回答。

『這個...是期望我希望正在看著的那個人,可以明白,我的心意。』維克托直直地看著鏡頭,讓勇利不禁覺得,他正在看著自己。

『這樣啊,可是不知道對方會不會看到呢。』

『一定的,他一定會看的。』

『那…請容我大膽地問一句,請問您說的那個人,是已經退役的勝生勇利選手嗎?』

  勇利緊盯著螢幕,跟著記者等待著維克托的回答,而維克托只是對著鏡頭笑了一笑,說了一句:

『我會等你。』

  接下來的採訪很快的就結束了,看完維克托的採訪,美奈子幾乎是無心看接下來的比賽了,美奈子看向盯著桌面發呆的勇利。他的身體微微顫抖著,像是在隱忍著什麼。

「…勇利,就算你現在追出去,我們也不會攔住你的唷。」

「...美奈子老師?!」

「他說了,會等你不是嗎?」美奈子單手托著頭,帶著狡猾的笑容說著。

「這個...他也沒說是在等誰啊...我...」勇利雙頰一紅,支支吾吾地反駁著。

「其實我很早就想問了,非得你離開維克托才能回到冰場嗎?作為戀人,同時作為對手的在一起,不也是很好嗎?當時是因為看你實在太脆弱才沒說,你覺得呢?」

 「我...」勇利並沒有想過維克托同時當教練,同時當選手的可能性,勇利覺得這樣會給維克托太大的負擔,因此從一開始就將這個選項刪除了。

  可是現在想想,似乎是可行的?

 「人一生能遇到的對的幸福只有一次,命運給了你第二次機會,你不把握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「那,我出發囉!」整理好裝備的勇利和家人做最後的道別。

 「一路小心,到了記得要給我們打個電話。」

  今年的大獎賽在馬賽舉辦,勇利訂好機票的那一刻,就一直期待著今天的到來。他沒有通知維克托,算是給他一個驚喜。

  不過...他都說了會等了,應該不算是驚喜了...

  登入飛機,勇利盯著那張飛往馬賽的機票,心裡不自禁的感到緊張。

  要...見到你了...

  飛機起飛,勇利看著窗外的雲朵,想起什麼似的在背包翻翻找找。待他浮現欣喜的表情,拿出的是一個小盒子。從裡面拿出的是一只金色戒指。勇利將戒指套上右手的無名指,十分憐愛的摩擦著。

  忽然,機身劇烈搖晃,尖叫聲四起,有些人驚慌地往外看,有些人則是窩在座位抱頭祈禱,勇利也急著起身想要看看發生什麼事,但卻又是一陣晃動以及轟隆聲,讓他重重的跌回座位。不安的氛圍讓勇利也開始焦躁起來,又一次震耳的轟隆巨響,勇利的視線轉為一片黑暗,然後...

  沒有然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第二篇是生出來了...

為了合理性,有些劇情不見得會和影片一樣

再次,期望大家喜歡且指教

[维勇]上部 Eversleeping (1)

請確定自己可以接受以下設定再食用,吐出來要求賠償啥的概不受理

※是個虐文

※感謝UP主迦茜子給我這個機會將影片轉為文字

  出處:一个温暖人心的小故事

※不定期更新,我是一個喜歡屯稿的人


Bad ending

「就在...大獎賽之後結束吧。」坐在床緣的青年語氣正式的對著明顯剛出浴的男子說著。

「欵…?」維克托漂亮的眼睫輕顫了一下,不解看著自己的學生—勝生勇利。

「維克托已經為我付出得夠多了,因為你,我才能盡全力挑戰自己最後的賽季。」

最後的賽季…勇利在說什麼…

「一直以來謝謝你了,維克托。作為教練,你辛苦了。」勇利恭敬的對維克托鞠躬,禮貌地如他自己背負的國名。

啪噠。

低著頭的勇利看到一滴水珠低落至維克托的腳背,他忍住慌亂,抬頭看看教練的反應,結果令他出乎意料。

眼底的淚水直接的溢離眼眶,絲毫不沾維克托的臉龐,有些則與眨動的睫毛彈出。

「維克托…?」

「啊啊…沒想到勝生勇利竟然是這麼會擅作主張的人啊…」

「是,我擅作主張的決定了。」

「我要退役了。」

勇利的一句話彷彿在敲擊著維克托心裡最脆弱的那個地方,他鮮少有過這種感覺,心裡揪痛著,一陣陣酸楚從心間蔓延至全身。他知道他在掉淚,第一次因愛心疼,令維克托不知所措,只能任由淚水掉在浴袍上。

「勇利,你在做什麼?」維克托台眼看著勇利用手像是在掀簾子一般掀起他的劉海,聲音悶悶的,感覺不太愉快。

「沒什麼...只是在想原來維克托也會哭啊...」

「我這是在生氣!」原本語氣慵懶的維克托提高了音量,且用力地拍開勇利的手。

「說...說好只到大獎賽的是維克托吧!」被維克托嚴厲的語氣嚇到,勇利也不自覺地大聲起來。

「我還以為你會更需要我的力量呢…」

「維克托你...不想復出嗎...我的話這樣就夠了...」

「勇利你退役,讓我去復出花滑界,這種話你還真說得出口啊!」

  維克托用力地抓著勇利的肩膀,強迫讓他抬頭看著自己。

  不是說好,不要離開嗎?

  那你以後該怎麼辦?

  我以後該怎麼辦?

  我們之間的愛…該怎麼辦?

  之後,就是陷入一陣沉默,不管是誰,都沒再說過一句話。就這樣,兩人尷尬地迎接決賽,沒有任何決定,沒有任何約定。最終,勇利得到銀牌,退役。維克托,復出。


  如果當時,不是一句話都不說的話,或許…一切就會變得不一樣了...


「勇利...這樣真的好嗎?」美奈子迎接勇利回家,路上,勇利向美奈子說出了退役的事。

「嗯,這樣...才是最好的...」

「是對你來說,還是對維克托?」

「......」

  勇利無法反駁。讓維克托回到比賽場上,那對他才是最好的決定。而自己...他不知道。他只希望自己愛著的那個人能夠有個最適合他的舞台去綻放光芒。滑冰場,正是他的天下。在上飛機的那一刻...不,應該說在兩人解約之後,兩人的關係似乎也隨之崩裂。勇利艱難地拿下戒指,光芒的反射,不只刺痛了眼睛,也刺痛了心。

「...這既然是勇利你的決定,我們也會全力支持的。」美奈子溫柔的鼓勵垂頭喪氣的勇利。

「嗯,我會振作的。」

  回到家,迎接他的是他的父親、母親、姊姊、優子、豪、三姊妹、小南...大家的溫暖,讓勇利忍不住自己的淚水,哭著接受母親的懷抱。不知名的悲傷佔據的心頭,讓勇利只能放聲哭泣。

  要...結束了...

  勇利回到房間,脫去外套後直接倒在了床上,哭泣後的疲累讓他很快就睡了。

  再見了...維克托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改成文字什麼的...還是好難...

不過我會加油的~

歡迎捉蟲,我自己覺得看得眼睛都花了...